雷州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血火天衣 第411章 杯中线索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1:46 编辑:笔名

血火天衣 第411章 杯中线索

“海盗王,胡说什么,真有什么海盗王,为什么谁都沒听过他的名字,”

仇无衣淡然一笑,不置可否,指尖却冒出刺眼的寒光,沿着海盗的脖子比划了一下,

就算是胡说也要有些限度,海盗王在历史上倒是的确存在过,可那是旧帝国时期的老黄历了,现在根本沒有什么能在海上称王称霸的家伙,原因很简单,看看大陆,这么多年,四国的格局刚刚开始转变,海洋的部分比大陆广阔的多,想要称王,那可比统一大陆都难,

“大爷,是真的啊,几百只大船黑压压的盖住了海面,赶走我们的时候是他们自己说出海盗王这几个字的,”

海盗知道仇无衣杀人靠的就是指尖,一见银光闪烁,顿时吓得魂不附体,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

“那可奇怪了,你们做海盗的竟然自己都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个海盗王,自己被别人从自己家地盘上赶走,到最后连谁赶的都不清楚,”

看见这海盗沒骨气的模样,仇无衣已然信了七八分,大海广袤

,不是一个地区的人相互不认识也实属正常,

“大爷,我们就是些只知道打家劫舍的废物,沒什么出息的,哪有资格见海盗王这样的大人物,别说开战了,一看到他的船,我们头儿就吓得不行了,哪敢问啊,”

海盗全然不掩饰自己的窝囊,而事实就是这样,现在性命捏在别人手中,不敢,也沒有必要去说谎,

“果然垃圾聚在一起只会变成更多的垃圾,像你这样的废物,究竟能派上些什么用处呢,”

仇无衣明白已经不可能从海盗那里榨取更多的消息了,比起这家伙來,拥有庞大势力的海盗王才是真正需要提防的,尽管他们不一定向这穷乡僻壤伸手,但只要港口一日存在,就意味着有一定几率与之相遇,

“身体很不错,而且是个活人,”

一直不声不响立在一旁的柳莓莓突然冒出一句可怕的台词,虽然海盗不一定能听懂,但从她身上隐隐撒发出來的阴森气息早已令海盗吓得魂不守舍,

“大爷,我……我什么都说了,饶了我吧,”

海盗跪在仇无衣面前,捣蒜般地连连磕头,地面被敲得咚咚直响,很快就多了一大滩血迹,

“你会不会开船,”

仇无衣忽然敛起了笑意,

“会,”

海盗绝路逢生,满脸是血地猛一抬头,

“好,挑一只船,带上粮食自己走吧,”

拍了拍海盗的肩膀,仇无衣友善地笑了下,起身就走,

“大……大爷……我知道财宝和粮食都藏在哪儿,我给大爷您带路,”

海盗喜出望外,顾不得包扎头上的伤口,一咕噜爬起來大献殷勤,

“不错,你告诉我,然后就可以走,”

仇无衣点了点头,让海盗在前面带路,

有人带路之后,仇无衣和柳莓莓轻松地找到了海港的地下仓库,虽然只是群被打散的海盗,地下收藏的财物数量却也不少,而且港口里还有一只小船,看起來很不起眼的小船竟是收藏真正有价值珍宝的地方,若海盗沒有指出,恐怕需要很久才能发现,

之后仇无衣也履行了自己的话,让海盗带着粮食和少量财物,乘着一只一人就可以操纵的小船离开了海港,临行之时,一脸横肉的海盗哭得像个三岁小孩一样,

“阿哥,就这样放跑他,合适吗,”

目送小船远离之后,柳莓莓才有点惋惜地问道,

“必须要这么做,吞并两块领土之后,附近的领主不可能沒有想法,咱们赢得太顺利,若是沒有一个潜在的危险,恐怕很多人就会松懈,”

仇无衣找到一张海盗头目用的椅子,大模大样地坐下,遮住一只眼,像文学作品中的海盗一样,对着窗口比比划划,

“然后阿哥要告诉他们海盗逃跑了一些,却不告诉他们只放跑了一个人,是不是这样,”

柳莓莓很快就明白了仇无衣的用意,会心一笑,

虽然海盗之间也有彼此的友谊,但友谊绝不可能产生在杀人掠夺的下劣团体之中,这个海盗虽然捡了条命,到最后也沒有人愿意替他出头复仇,也就不可能产生太大的威胁,

当然,若是这个海盗日后发愤图强挣出了一笔基业前來报复,那时的两块领地也会拥有更大的力量,

“对,这样一來正好有一个练兵的理由,沒有足够的士兵就不可能保护自己,咱们也不可永远呆在这儿帮他们,至少我准备继续旅行,”

仇无衣放下遮住眼睛的手掌,出神地望着沒有积雪的港口,虽然只是一群海盗,却也能将自己的老家打扫得干干净净,

世界这么大,自己的归宿又在何方,

“我会一直跟着阿哥的,不管去哪里,”

柳莓莓的视线落在与仇无衣相同的地点,心中所想的,说不定也是相同的事情,

当水朝阳按照约定赶來接收港口,已经是一整天以后,

要忙的不仅是接收,相对于比较密集的几座城镇和村子而言,距离较远的港口也比较难于打理,更麻烦的是原來白海领地内的人们几乎沒有航海的经验,日后麻烦的事还会越來越多,

万幸,有钱,

“这么多……”

当看到海盗献出的大量财物的时候,水朝阳觉得自己眼睛有点花,其中金币自然有不少,用海盗常用的木头宝箱装着,光是看就是一种享受,真正值钱的还是一些金器和银器,就算无视它们的文物价值也一样贵重,

“水大哥,那可是几百个人过日子的物资,当然看起來多了,”

仇无衣捡起一个镶嵌宝石的金杯,随意擦了擦杯子的边缘,又把它抛回了宝物堆,

“兄弟,这么多东西,咱们该如何分配才好,像候光的那些财物一样分给领地里所有人么,”

水朝阳提出了这个最为现实的问題,既然说出口,就表明他认同仇无衣的处理方案,

“水大哥,现在你可是两块领地的领主,领地的的杂事可以聘任政务官解决,但军队的事儿你必须握在自己手里,咱们不是强盗,不能分光东西就一走了之,现在的这些财产,是咱们以后立足于此的根基,”

仇无衣望向平稳的江流,温和的水波之下不知蕴含着怎样的危险,现在一切看上去都非常顺利,可是将來又会怎样,至少仇无衣不希望看到一个转瞬就消亡的新领地,必要的变革与发展是将來每个人都不得不面对的考验,至少在考验來临之前先要把基石铺好,

“我明白了,有些政务的事虽然我不会做,但很快就会有谋求工作的人从四面八方涌來吧,只要大家一同努力,我还不信以后谁敢对咱们动手,”

水朝阳心中本來就沒有私吞财物的心思,不仅是他,连他的朋友们也沒想到那么多,不过时代和人心都是会变的,水朝阳心中也有数,

“那就麻烦大哥打理这两块地了,这几天虽然麻烦事儿很多,但我必须出门一趟,”

仇无衣向水朝阳出言请辞,

“咦,阿哥,你怎么沒说过你还要出门,”

柳莓莓忽地一惊,脸上的从容突然崩塌了,

“几天而已,总得有人考察一下这港口附近的地形吧,这几天肯定要在外面露宿,所以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在港口等我几天就好,”

仇无衣知道若是不好好说明,柳莓莓肯定会不由分说地跟來,所以首先向她解释了一遍,这个活儿吃力不讨好,因为附近的地形好像不太好,完全沒有人烟,外加天寒地冻,只有自己这个不畏惧温度变化的人才是最合适的,

“嗯,我在这里等阿哥,”

柳莓莓知道了事情的來龙去脉,也就坦然接受了仇无衣的说法,水朝阳自然也不会反对,他要做的事其实更多,

就这样,仇无衣独自一人暂时离开了港口,开始沿江考察,

具体他也不知道走多远才能看到大海,这无疑是孤独的旅行,至少在水朝阳和柳莓莓的眼中正是如此,

真正的事实,却只有仇无衣一个人清楚,

暂时解决了海盗的威胁,其实港口一带的地区现在沒有立刻探索的必要,

这一切,只因为在金杯上所刻的一行小小字迹,不知道写字的人是不是有意安排,但事实就是金杯上的字的确被仇无衣发现了,而且只有他一人发现,

字迹的内容,自然是让他沿江而行,

在几乎沒过腰部的雪地中行了整整一天,仇无衣终于决定寻个地方露营,这一路他的精神一直绷得紧紧的,生怕漏掉什么细节,

几棵古树的包围之间燃起了暖暖的篝火,不是为了取暖,单纯是为了照明,可能因为港口的利用率较高的缘故,附近野生动物相对來说非常少,魔兽之类更是完全沒有,

仇无衣盘膝坐在雪地之中,稍稍闭了一会儿眼睛,等待着白昼的降临,

忽然,仇无衣的双眼慢慢睁开,所看到的仍然只有星辰密布的天空,

悉悉索索的细碎怪声中止了仇无衣的休息,而发出声音的东西却还沒有露面,

广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南通整形美容医院
银川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广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南通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