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州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诸天谣 第七十三章 悲伤逆游成河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1:04 编辑:笔名

诸天谣 第七十三章 悲伤逆游成河

;;

/

但是,冰灵毕竟是有着宗师境界的天才少女,虽然脱离不了人体正常的生理反应,调节速度却惊人。所以,她只眨了两次眼睛,视力便迅速恢复正常,见到三十多米后的海面突然炸开,水花飞溅,仿佛海面之下突然出现了一道喷泉。一个小板车般大小的蛇头探出水面足有七、八米高,双目犹如两盏灯笼,头顶斜插着尖角,庞大的身躯翻搅着海水,一扭便迫近了五、六米距离。

“蛇,大蟒蛇!”她尖叫起来。

是的,传说中的龙都是美丽优雅的,或者雄伟刚烈的,总之不会丑陋。而眼前这个丑陋的大家伙,花不溜秋,眼眸冰冷,獠牙森森,大张的口中还流淌着腥臭的涎水,怎么可能同高傲的龙攀上关xi?

满江红牙关紧咬,瞠目皱眉,并没有好奇地回头看,依然死命地朝前游去。他单手划动好像飞旋车轮里的辐条,双足蹬踏好像振动气缸里的活塞,身子则仿佛触了电一般颤抖痉挛,每一寸毛发,每一块肌肉,都在拼命使出力气。远远望去,如一条垂死挣扎的落水狗。

他见到了,离延伸到海中的岸礁只剩下五十多米,却仿佛横亘天堑,遥不可及。

她见到了,那条蛟蟒颈子回缩,头颅后仰,露出扑击之势。

在瞬间的惊惶过后,少女迅速冷静下来。

罢了,且让我舍了这条性命,为龙族报恩吧!

当是时,她大半个身子都浮在海面上,俯身在他背后,双手环扣着他的前胸,扭头回望,正准备说话。

他却突然松开了一直攥紧的她的左腕,厉声喝道:“撒手,快撒手!”

她一怔,把想说的话生生憋了回去,把双手从他胸前抽出,心中却生出了无xiàn委屈。

我本来就是要松开的,我本来就不准备拖累你的!

他似乎还嫌不够,脊背猛地朝上一拱,把她的上半身完全推离了海水,自己却借着这股反作用力迅速沉入海底。

身体突然失去了依托,少女心中凄苦难言,却没有慌乱,迅速转过身子面对蟒蛟,双掌猛地一拍海水,竟然又升起了一尺多高,浩大的气场遽然勃发。一柄银色的小剑出现在她手中,长不过寸许,突然之间焕发出夺目光亮。

罢了,你且上岸逃生去吧!这区区几十米距离,想是难不住你。龙族不曾有负于人,冰灵不曾有负于你!

这些复杂的情绪,幽微的情感,都只是一刹那闪过的念头,溅起的水花还未落下。

少女似从海水中缓缓升起的小龙女,盯住了蛟蟒铜铃大的冰冷的瞳孔,手中攥着的小剑一触即发。

若是在陆上,她不会这么畏惧;但是在海水中,只有一击的机hui。她性子安静,适合求道,对“术”并不精研,却并非不懂。她做不到像师妹水月一样,“漫天花雨”使出来,果子全落地树叶都不伤一片。可这小剑自幼相伴,心意相通,锋芒无匹,虽然达不到道门御剑之威,却一剑飞出疾如闪电,从无闪失。她不奢求能够斩妖,只望能够伤其一目,为已经潜逃的那个人争取时间。反正自己不会游水,终归还是要死的。

一瞬间的惆怅从她的心头掠过,甜蜜、酸涩、凄苦,还带有小小的遗憾,如烟花绽放,了无痕迹。

蛟蟒的前半截身子竟然飞出海面,巨口大张,一头扎向少女。妖异的瞳孔赤红而混沌,似暴虐翻滚的岩浆。

与此同时,一道冰冷阴森的精神,贯入了少女脑海。

少女身子一僵,刚刚勃发出的气场有气而无力,纷纷溃散,手中的小剑也顷刻黯淡。在悬崖顶遭受黑云的神识辐射时,像万千只蜜蜂在脑中飞舞,虽然难受,却还行动得了。而这一次,却像被一根铁钉洞穿脑海,思维一片空白,令她瞬间丧失了战斗力。

本来她连膝盖都露出海面的,此刻又开始下沉。小剑依然没有离手,却无力地垂下了。

说时迟,那时快。蟒首犹带着风声从空中扎下,她浸在海水中的双足却被两只手捉住,往前一推往下一拽,顿时整个身子后仰。然hou一股大力从足下涌来,将她整个人斜斜地抛出了海水,落向岸礁。

标准的四十五度抛射角,可以飞出最远距离。

她的精神受到重创,在身子一僵之后,真气溃散,本能的反应却还在,在空中调整姿势,落岸后就势一滚卸去冲力,根本顾不上头痛欲裂,踉踉跄跄奔到海边。

眼前一幕,是只有噩梦中才能出现的场景。

海水翻滚如一锅煮开的粥,庞大斑斓的蛇躯扭曲盘旋,钻进钻出,伴随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嘶”声响。一条渺小的身影时而窜出水面,时而沉入水底,矫健敏捷,在刻不容缓之间躲避近在咫尺的巨口吞噬和蛇躯绞杀。

但,这是一场不对称的单方面屠杀!

仿佛一条暴烈的虎鲸在捕猎一头灵巧的海豹。

他也许能够撑一时,却注定撑不了长久。

洞庭湖里的小龙君,毕竟不是真正的龙君。假以时日,或许他能够背负青天,遨游四海,翻云覆雨。但今天,他明显不是那条蛟蟒的对shou。

他在危急时刻,还能够冷静计算逃生路径与方法,并付诸实现。唯独没有计算,把生的机hui留给一个先前还打了自己一掌的女孩,是不是亏大了。

毕竟天大地大,终归不如命大!

金山银海,也需要有命去享shou!

所以在人类历史上,热血的少年总不能长命,而隐忍的枭雄却可以苟活万年。

站在礁石上的少女没有想到这么多,强忍脑海中刀割针扎一般的剧痛,毫不犹豫地将手中小剑掷向蛟蟒。

然而,她却忘了,她现在凝聚不了真气,这件通灵的法器还不如一柄铅笔刀。

她还忘了,她现在手足乏力,小剑只歪歪斜斜飞出了十几米就落入了水里。

她呜咽着,仿佛疯了一般,一次次附身抓起小石子砸向大海,如泣血填海的精卫。

那些散落的石子偶尔有碰到蛇躯上的鳞片,发出清脆的叮当声,更多的却是掉入大海,在激荡的浪花中连涟漪也泛不出一个。

快速扭动的蛇躯有时近到离岸只有七八米位置,蛟蟒只要一探头就能将她活活吞下,却理也不理,只顾追逐水中的那条身影。

翻滚的海面渐jiàn离岸远去了三百多米,最后的场景是那蛟蟒一探头,狠狠地扎进了海水中,尾巴一甩,再不见浮起。

而那个人,也不见浮起。

冰灵呆呆地望着,呆呆地站着。

手一松,满把的小石子落地,有的砸到了脚面,有的跳跃着滚入了大海。

她的脑袋不痛了,却好像空了一般,摇一摇都能听到脑仁沉闷的撞响。

另有一种深切的悲凉从灵魂深处涌出,痛彻心扉。

她披头散发,一脸灰尘,却被泪水与汗水冲成一条条的,连唇上都有一点灰绿色的可疑污垢。清澈的海水就在足下,却不去洗。

她呆望了片刻,突然蹲下了,肝肠寸断,嚎啕大哭起来。

泪水如开闸的洪水,再也止不住,仿佛能够流淌出一条大河。

是谁说过,悲伤可以逆游成河

什么笑不露齿,行止端庄,都见鬼去吧!

妈妈过世时,她还小,不懂事,没有哭得这么伤心。

爷爷失踪了,却总幻想着他能回来,所以也只在无人时偷偷垂泪,没有哭过。

然而这一次,她一颗玲珑剔透的水晶心灵,突然像被一柄大锤砸成了碎块,血流不止,却还筋筋丝丝相连,痛得几乎麻木,痛得万念俱灰。

他一路上呵护着自己,最后却挨了一掌。

一直到最后,还是误解了他,以为他要抛下自己逃生。

往事历历,如电影画面一般在脑海中闪烁掠过,风驰电掣。

……

第一次,他鬼鬼祟祟从窗子里探出头,目光灼灼,像个贼一般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众目睽睽之下,他中了邪似的跪着献花,在姑妈、父亲能够杀人的眼神中,像兔子一般落荒而逃……

他豪气干云地立在擂台中央,扬言要通杀全场,凌厉的眼神扫到自己,突然就柔和了……

他愣头愣脑地奔上擂台,要替自己挡张三一掌,被姑妈呵斥了偏偏不退下,厚着面皮讪讪缩到边上,紧张地捻动着手指,眼神中的关切怎么都掩饰不了……

他像个布娃娃似的被狼狈地吊在大楼幕墙外,见到自己,却是傻呵呵地冒出一句,冰灵姑娘,你也看月亮呀……

他探路,他自不量力地去挡玉阳子,遮挡神识,豁出性命跳出悬崖捉住自己,现在回想,似乎都能感受到脚踝处的一阵阵灼热……

他惊喜地问候,他推演计算有如神助,他挨了一掌,他生qi跑了,他又追回来央求,他在洞口像门神一般守护,他背着自己泅渡,像机器人一般踩着水……

他是准备速离那个洞的,却因为自己舍不得那些灵气,又迟滞了半个时辰。

若早就走,只怕就遇不到这条大蛇,他也不会命丧大海……

以他的水性,其实是可以逃生的,彼岸近在咫尺,却在那样紧急惶恐的变化中,早早就谋划好了送自己上岸……

而自己,最终还是误会了他!

……

什么是爱,十五岁单纯的少女并不明白,却知晓了,这个时而庄严有如神子,时而无赖有如混子的年轻人,这时候就是她最深沉的牵挂。

她向上天许愿,情愿以自己的性命,换回能够再看他一眼。

如果他再生硬地喊出那一句,冰灵……我真的好喜欢你,如果大家能够活着回去,我一定要娶你!

她一定立即回答,毫不犹豫,斩金截铁。

我愿yi!

如果能够给这这份承诺加上期限的话,她希望是,一百年,缘定今生!

那时她还不知道,之后会有那么多天崩地裂的变故,那么多波谲云诡的事态,那么漫长的光阴,漫长到海枯石烂已不足以形容。

而此刻,她只是单纯愿望。

你快回来!

*

...

双鸭山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保定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济南白癜风治疗费用
双鸭山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保定牛皮癣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