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州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綠野白狐吟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7:01:07 编辑:笔名

  在白雪皑皑的雪山之巅,这里的一切都给厚厚的披上了一层银装这里常年冰封,人迹罕至,这里便成为了一处宁静且荒凉的去处但就是這樣一個環境艱苦的地域,還有是有生命頑強的存在著一只白狐不知道何时成为了此地的主人,和雪山为伴

  几百年的苦苦修行,终于换得了一张人类的皮囊,蔓仪就是那只白色的雪狐,生活在雪山之巅最神秘的白雪之谷,那里洁白无瑕除了白莲花没有任何的生物,而她则是这里的主宰

  蔓仪刚刚幻化成人型,还不能够完好无损的保持这个形态,可是对世俗的好奇已经让她再也等不及了,吃了一朵白莲花补充了一下流失的灵气,迫不及待的冲出了白雪之谷

  外面的世界是一片模糊的领域,面对着陌生的地方,蔓仪有些畏惧了,可是想到很快就又可以见到那张熟悉的面孔了,兴奋的心促使着她要快,蔓仪犹豫了片刻还是踏出了那一步,她离开了雪山,来到了久违的青云店镇,这个人类的世界之中

  修行思过的这几百年里没有一刻不忍受着相思之苦,夜夜思念日日想念,只想再与那个人再续未了缘,不怕什么天谴,也不怕清规戒律,只要在一起,便什么也不惧怕了

  百年之余,青云店已经又是一番景象,繁华的大街上人来人往,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白色衣服的姑娘,每个人都在为了生计奔波,浑浊的空气升腾在世界的上空,蔓仪疑惑的看着四周黑气逼人的人们,充满了不解

  她不明白为什么神圣的天空会变得阴沉,为什么与佛最有缘的人会变得魔气恒生,可是不管怎么样,那颗跳动的心始终不会因此而有任何的变化

  蔓仪循着记忆深处的影子开始日复一日的寻找着,可是身为白狐的她离开了雪之谷便失去了灵力的来源,根本就没有办法保持好人类的形象,除非她要吃掉女人的魂魄

  蔓仪开始焦虑了,从小就没有伤过人的她如何下得去手,可是如果不去杀人那么久永远见不到他了,那个日思夜想的他,于是她破戒了,开始疯狂的杀人,于是到处流传有个专杀女人的妖精,可是她并没有后悔,还在日夜的寻找着,直到那一天夜幕黄昏时分断桥外的身影,那一刻她的心再也无法停止,终于几百年后的今天他们又再次相遇了

  痛苦的回忆却也是最美好的回忆,泪水顺着鼻梁开始滑落到嘴角,伸出舌尖竟然是苦涩中透着甜意

  几百年前发生的事情明明恍如隔日,可是却那么的真实那么的遥远

  那个时候她是佛界的狐王,跟随在佛祖身旁,终日听禅参禅念禅的生活,在她的小世界里除了佛祖再无他物,纯洁的她面对佛祖的问题的时候开始没有意思的犹豫可是她的修为在一日终止了,无论她怎么努力还是没有办法超越现在的自己,于是她去请教佛祖

  可是佛笑了,他说“没有情,岂会超越”

  “我不信,人类有情确实最愚蠢的动物”

  “错了,人类的感情是最宝贵的,看破了红尘即能参破佛道,你去吧,去人间走上一遭”

  机缘巧合之下,佛祖将他送至凡间一个叫“青云店”的小镇上当蔓仪来到人间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的好奇,可是心如止水的她怎么能有任何的感情波动,于是她化身为一个臭乞丐,浑身脏兮兮的还散发着恶心的味道她要告诉佛祖人类是可笑的动物

  她伸着脏兮兮的手,可怜兮兮的乞讨在路上,手中拄着一根破旧的棍子,每一个人都躲着她,见到她的眼神除了厌恶就是厌恶,没有人去注视她脸上痛苦饥饿的表情,无视冷漠残忍,这就是人间的感情吗蔓仪忍不住笑了起来,真令人心寒

  “给,拿着这些钱去买点吃的吧”

  一个书生摸样的人笑眯眯的掏出几个铜钱扔到她脏兮兮的半个碗里,蔓仪有些吃惊的抬起头却碰触上一双很好看的眼睛,像是午夜的星辰一样闪烁着光芒,书生微笑着拍了拍她尽是土的肩膀“好好活下去”

  蔓仪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收下那几个铜钱的,可是那双明亮的眼睛却留在了心底

  “如何,感觉到了什么”佛出现了,他依旧微笑着

  “什么也没有”蔓仪坚决的回答道

  然后她变成了一个女人,有些比神仙还要美上几百倍的女人,她来到了这里最大的烟花之地,梦楼,一夜之间成了这里最红的招牌,男人们为了她疯狂,女人为了她妒恨,总之她是扰乱了天下的女人“是你”再次见到那个书生的时候,蔓仪甚是惊喜

  “姑娘认识在下”书生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被传的沸沸扬扬的美人,那可是所有男人倾家荡产多要见上一面的女人,果然很美,比仙女还要美

  “姑娘,为什么要流落至此,难道就不能好生生的做人吗”

  “我不用你管”蔓仪赌气的吼道,不知道为什么他那种嫌弃的眼神让自己的心开始颤抖刺痛,还有那双明亮的眼睛里充满了鄙夷,难道自己就如此不堪吗,我可是天上的神狐

  白狐蔓仪问道:“你叫什么”

  这书生介绍自己道:“在下贾生”

  蔓仪虽说幻化成人形,但是还不懂人事间的那套礼义廉耻,故问道:“贾生,你喜不喜欢我”

  “虽然不想承认,姑娘确实很美,我是男人当然喜欢”贾生还算是老实

  蔓仪继续傻傻的问道:“那么我把自己给你好不好”

  “姑娘请自重,我虽一介书生却也知道礼义廉耻,姑娘为何要葬身这种烟花之地,大好前途岂不是白白浪费”贾生毕竟还是受过孔孟之道熏陶过得儒生

  “你不喜欢我吗,多少男人想要我的一吻”蔓仪压根就不了解这男女之间的事情

  贾生开始有点不悦道:“我只想要与我的妻子共度一生,姑娘在下告辞”

  蔓仪愣在原地,妻子他已经成亲了吗失落的她有些潸然泪下,可是却还是死硬的撑着

  佛祖传音:人类之所以最接近我,那是因为他们有爱

  “我不信”

  最后她化为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不是乞丐不是烟花之人,那么这次你就没有必要再多管闲事了吧

  她装作一个上山打猎的人,有上号的皮货可是却无人问津,他哭诉家里有老母和孩子要养育,这课如何是好没有人去理会她,她的生死与别人有何干系,可是他出现了,拿着一枚银子扔到她的手中

  “回家,好好孝顺”

  这一次蔓仪再也忍不住了,泪水打湿了眼眶,为什么你要如此待人,你的家庭明明已经贫困潦倒,无钱去考状元,只能唉声叹息,为什么要对别人这么好为什么蔓仪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可是心底再也抹不去那道身影,沧桑没落,令人疼惜

  “姑娘,你找谁”

  打开门时,蔓仪灿烂的微笑如同春季的百花,书生惊讶的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如此面熟,蔓仪一把抱住他“贾生,我做你妻子吧,我只为你一个人跳舞”

  “好,我们成亲吧”

  他们在一起过的很快乐,为了生计贾生靠卖书画挣钱养家,而蔓仪则照顾家中的老母亲料理家事,可是白狐终究不是凡物,她岂能与人类结合,佛祖传话让她立刻返回天庭否则便要削去仙籍变为凡狐

  蔓仪笑了,凡狐就凡狐吧,若是离开他,我宁愿化为凡狐

  可是削去仙籍的她只是普通的狐狸,灵力日趋削弱,她的脸色也渐渐变得苍白,她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贾生心疼的每天小心的照顾着她,为她吹奏笛子,为她作画,总之一切都为了她

  一天,贾生闷闷不乐的回到了家中,身上有酒的味道,他走到沉睡的蔓仪身边,轻轻地额吻上了她的唇,一滴泪水悄然落下,满是忧伤

  “你走吧,我已经有别的女人了”

  贾生搂着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来到他面前,亲昵的姿势让蔓仪顿时觉得是晴天霹雳,手中的针线掉落在地,那是她为他缝制的新衣服,泪水充斥在面颊上,蔓仪没有说话,伸手在他脸上印出了一巴掌,然后哭着离开了

  果然人类是残忍的动物,佛说的没有错,感情是最痛苦的,我不需要感情,也不应该有感情

  她回到了天上,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与佛为伴清淡优雅,可是心中的伤痛却再也擦拭不掉,总是低头沉思听不见佛的教诲,也不再空灵,佛知道她人回来了心却留在了人间,甚至不知道这次让她去人间的历练到底是对是错无奈之下,佛给她一次机会,下凡去做最后的告别

  蔓仪犹豫的站在门前,门开了,却不是贾生,是一个陌生的面孔

  “你是谁”

  “我,贾生呢”

  “你是说这家主人吧,哦,那么你就是蔓仪姑娘吧”

  “恩.”

  “这是那个人让我交给你的信,他已经走了”

  “什么”

  接过信,蔓仪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心很痛很痛,贾生你千万不要有事

  打开信,只有短短几行字:蔓仪,我此生只有你一个妻子,来生也是,可是我却知道你不是凡人,我岂能误了你的前途,可是我爱你永远不会变,从你化为乞丐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爱上你了,一个眼睛透彻的女人,对不起

  蔓仪苍白的笑了,何苦呢

  于是蔓仪自行离开了佛祖,削去仙籍化为凡狐,留守在雪山之巅的雪之谷思过蔓仪没有一刻后悔过,至少自己真真正正的爱过,而且她还要去寻找今世的贾生

  静静的感受着擦身而过的那种味道,熟悉的让人心痛,蔓仪忍不住瞧瞧的跟在他身后,今世的他是个猎户,家里已有娇妻,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父母都健在,一家人其乐融融蔓仪躲在门外看着他幸福的脸庞,心微微颤抖“原来,你已经有了妻室,为什么不等我”

  泪水含在眼眶里打转,瘦弱的身体不堪支撑只觉得眼前一晃便昏厥了过去,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睛后的第一眼竟然是他,蔓仪激动的含着泪花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你还记得我是不是,贾生

  “鹿涂,她醒了吗”

  是那个女人,让她妒忌的女人,她温柔的端出一碗汤药,含笑的递给了蔓仪,然后依偎在贾生的怀里,贾生笑眯眯的搂着她的细腰,甜蜜的完全忘记了蔓仪的存在,心在痛在滴血,蔓仪的脸色更加的苍白,无力的看着两人苍白一笑,放下药碗道了一声谢离开了

  “狐王,人世间的感情就是这样,今世的他已经不记得前世的往事了,你可迷途知返”

  “我错了吗”

  “你没有错,错的是天命,今世的他是个屠夫,而你是狐,你们天生相克,这就是命”

  “佛,我想再待几日,就几日,我便回天不再抱有任何的幻想”

  “唉”

  深夜女人们外出的越来越少了,蔓仪躲在暗处灵气的缺失让她已经失去了人形,狐狸的特征全部露了出来,一双精灵的眼睛注视着街上的行人,突然她看到了她,那个女人,让她妒恨的女人,是她夺走了贾生,是她毁了自己的幸福恨意萌生起来不可小觑,一路跟在她身后

  “哼,今晚就让你的魂魄来喂养我的灵气”

  女人东拐西拐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一个荒落的小院子,蔓仪疑惑的看着她,不知道她来这种地方所为何事,于是没有着急下手,而是静静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女人走进了破旧不堪的屋子,欢笑声随之而来,有男人的女人的孩子的甚至还有老人的蔓仪好奇的走了过去,屋内一群乞丐欢喜的围在她身边,她从怀里掏出已经预备好的食物递了过去,蔓仪刹那惊住了,她和贾生竟然如此相似

  蔓仪咬了咬牙,今夜若不吸食女人那么自己便会失去人形了,不能放过她,没错,蔓仪开始有些纠结了,她恨她,可是面对善良的她却不知道能不能下得去手

  女人终于出来了,欢喜的脸上挂着幸福的笑意,蔓仪趁其不备一掌拍了过来,女子回头惊诧的看着已经化身为狐的她,突然笑了

  “你终于来了,我一直等你”

  “你,你等我”

  “从,从你化为乞丐的,的那一刻开,开,开始,我就,爱上你了,可是我却知道你不是凡人,我岂能误了你的前途,可是我爱你永远不会变,所以今世我求阎王将我转生为女人就是因为我要等你,我要和你做姐妹,要你可以安心的离开,现在我终于见到你了”

  “不,不,你是贾生,为什么你记得我,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蔓仪焦急的拽着他的胸口,可是她嘴角的血已经凝固了,身体开始变得冰凉,蔓仪痛恨的咒骂着自己,原来自己竟然亲手杀了自己最爱的人,这难道就是天命吗贾生,我对不起你

  从来没有过的痛苦撕心裂肺的喊叫着,蔓仪的泪水滑落滴着已经没有了呼吸的贾生身上,佛祖出现,无奈的看着她

  “你可参透”

  “已参透”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佛祖幻化的一场梦境,而我们呢一样皆是一场梦境矣

  诗曰“《白狐吟》

  白狐仙缘三千岁,常伴西天守佛台

  尘俗未泯初品爱,芳心荡漾为郎开

  深宵泪洒还余味,薄暮忧心无尽哀

  孤影雪山空怅惘,是非因果问如来”

  本故事是由鄙人張波(楚慎言)根據北京市大興區地方民間故事整理改編而成,情節及其人名如有相似雷同之處純屬巧合

  共 464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楚慎言”老师的《白狐吟》小说,真叫人思绪万千......作者饱蘸笔墨将民间人、神、妖的故事整理成章,合情合理的巧妙地运用加之涂上神圣的神话色彩,使本文极具一种吸引人的可读欣赏性故事讲述白狐蔓仪为了探寻人类真情而历练苦难......直到遇上贾生那个时候她是佛界的狐王,跟随在佛祖身旁,终日听禅参禅念禅的生活,在她的小世界里除了佛祖再无他物,纯洁的她面对佛祖的问题的时候开始没有意思的犹豫可是她的修为在一日终止了,无论她怎么努力还是没有办法超越现在的自己,于是她去请教佛祖可是佛笑了,他说“没有情,岂会超越”“我不信,人类有情确实最愚蠢的动物”“错了,人类的感情是最宝贵的,看破了红尘即能参破佛道,你去吧,去人间走上一遭”这一走可给蔓仪尝尽了人间众多坎坎坷坷她回到了天上,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与佛为伴清淡优雅,可是心中的伤痛却再也擦拭不掉,总是低头沉思听不见佛的教诲,也不再空灵,佛知道她人回来了心却留在了人间,甚至不知道这次让她去人间的历练到底是对是错无奈之下,佛给她一次机会,下凡去做最后的告别于是蔓仪自行离开了佛祖,削去仙籍化为凡狐,留守在雪山之巅的雪之谷思过蔓仪没有一刻后悔过,至少自己真真正正的爱过,而且她还要去寻找今世的贾生这时二世的贾生己不再是男性转生为女人了故事的曲折与转型恰到好处,可称之为一篇难得力作(榷商:希老师以后发帖前,检查一下错别或多余的字,以免影响文章质量这次帮修正,下不为例)期盼“楚慎言”老师更多佳作进居【绿野】,让我们共同为【绿野】打造一片新天地力荐贵篇共读遥握【 黄山飞侠】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0:28: 6 写得仓促,还望海涵之我本喜欢古诗词,写得小说纯属练笔而已

  2楼文友: 20: 5:17 作者思想深邃,思维灵动,用厚重的文笔,构思了一篇具有民间传奇色彩的神话故事欣赏感谢您支持问好楚慎言老师 用心做事做人做文为人行善

  回复2楼文友: 20: 8:4 文笔还属稚嫩,错爱了

  楼文友: 06:50:41 欣赏好文章,游离于一种幻境中,感悟人间真情爱情童话在人的心坎上,必然会流淌出活泼的泉水问好慎言老师,奉上一杯贵州芧台,希望继续赐稿绿野 乡土情怀,农民本色

成人纸尿裤有大小吗
早搏与心律不齐
老年人冠心病吃什么药好
维生素D对慢病治疗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