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州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争论

发布时间:2019-10-12 21:56:29 编辑:笔名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争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种事简直为所未闻,他的先祖的做法可谓是疯狂之极,创造新的能量这如何来创造啊?简直是一个太大的命题了,而且也太神秘复杂了,最终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真是让人可敬可畏。

不愧是一家子的,这个女人骨子里也有疯狂的一面,说话行事也有点疯癫。

“那你努力到现在可有什么看得见的成果?”秦冲随口问道。

“有啊有啊!你可以驱动灵能之力,对这种自然能量应该非常熟悉啦,那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人造相仿的能量呢?”

“你指的是伪灵能?”

茅英眼睛一亮,二话不说爬到土炕上来了叫道:“你怎么知道的?在这片大陆上能够说出伪灵能三个字的可没有几人。”

秦冲对此倒是非常认同,这片大陆上的文明对于灵能之力的开发和研究还很尚浅,他也是从黑月的成员那里得知的。

所遇到的第一个拥有伪灵能的也是黑月的人。

“我知道又有什么可稀奇的,你继续说。”

_酷`匠`!8v唯一正)u版^,其m他“@都DO是x盗"版

“我在北都有一个实验室,可是花了大笔的钱才建立起来的,北都的主人呢想要让更多的人可以驾驭伪灵能,这样就等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使得他的人实力大增,我也在为此而做着各种尝试和研究。所以源源不断地找一些体制不同的人来当实验体,当时……”

“等一下,你是说实验体?”秦冲忽然想到了什么。

“对啊,怎么啦?只要和能量沾边的事情都危险的狠,研究人造伪灵能更是凶险异常啦。”

“我想到了剑盟的一个同伴,他被人抓去做了有关于血脉研究的实验体,受尽折磨,你那边也在做这种事情吗?”

“有啊!北都我所管理的那个实验室可是大公国规模最大,造价最贵的啦!”茅英傲然道。

“那你可知道一个叫十九号的实验体?”

“十九号?!你是说黑枯血孟关白的那个?”

“没错,是他!你知道?”

“当然知道啦,怎么样用药,怎么来实验,都是我亲自主持的,他可是个难得的好胚子,孟关白自知黑枯血的缺陷,日后必当短命,所以准备拿十九号来续命,还专门准备了重礼请我来帮忙,那时候我的本事还不太到家呢。”

“是你!”秦冲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干什么?你抓的我好疼,快放手,快放手啊!”茅英吃痛忍不住叫了起来。

“拿活人来做实验,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来,你难道就一点也不羞愧吗?”秦冲越想越怒,“我这个好兄弟,就是被你给折磨的半死不活,你刚才说什么?好胚子,在你眼里,他们都该死,都不是人,是和畜生一样可以随意蹂躏虐杀是不是?”

秦冲发起火来还是很吓人的,茅英吓得不住地后缩,可是她的手腕被死死抓住哪里退得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要救孟关白的性命,只能用这种极端的法子,这是先人创造出的办法,又不是我自创的为了拿来害人……”

“怕是这种实验你做的不少了吧。”秦冲冷哼了一声。

“你干嘛冤枉我!我在实验室里工作,是好人还是坏人送过来,有的身体健康,有的病入膏肓,他们送来就是为了这种事而准备的,我又没什么错!我又没逼谁,你快放手,我的手腕要断了,哎哟!”

秦冲知道她体质脆弱,松开了手,缓缓地呼了一口气,“人都渴望获取强大的力量,但不要无所不用其极,你所走的的路,如果是这样迫害一个个人来前进,那我必须要阻止你。”

茅英怒道:“天底下研究伪灵能用活人做实验的,多得是,你不去管他们,凭什么偏偏只管我?”

“谁叫我遇到了呢

,那我就是要管!”秦冲一步不让。

两人双目互相蹬着,良久茅英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这下让秦冲始料未及,看到她哭的梨花带雨的,心有不忍,可是说两句话来安慰,又觉得像是在示弱,叹了口气道:“你还是走吧,只要今后不再遇到我,你想怎么样我都管不着。”

茅英听到这句话反而哭的更厉害了,坐着不动,摆明了是不走。

秦冲无奈翻身躺下不再理会,茅英一看哭道:“你干什么不理我?我要走的这条路不是你想的那样!也不是一定要把人弄得半死不活,搞成一个个怪物,这种办法只是进度会比较快,慢也有慢的法子,你凭什么否定我的理想,否定我做的那些多努力?你杀了很多人,我也杀了很多人还是间接杀死的,你是用剑用拳脚杀的,我是用我的药剂仪器杀的,都是杀人又有什么分别了,你凭什么那样说我!凭什么!”

秦冲一怔,虽然觉得对方是在强词夺理,十九号那些人平白无故被抓去,只因为体质特别就要忍受如此磨难,这还不叫做行恶?

但她说自己用剑杀人,她用药和仪器杀人,都是杀人,自己也未必高尚到哪里去啦。

秦冲很快将心平静下来,十九号变成了怪物,将霓筝和幽蝉救出来,他如果没有伪灵能的话,根本做不了什么。

“好吧,我跟你道歉,刚才我不该那么说你。”秦冲柔声道。

茅英听了立马止住了哭声,其实她也不过只是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在实验室里是个脾气火爆、骄横的大姐头,助手年纪全都比她大。倘若被那些助手知道,她被人给骂哭了,估计打死他们都不敢相信。

茅英用力地抹去了脸上的泪痕,大声道:“你质疑我的实验把人害死,你敢不敢当我的实验体?我要让你知道,只要不急于求成用心去做,我的这个职业是非常安全的,你信不信?”

“不好意思,我对做实验体这种事毫无兴趣,更无半点打算。”秦冲安慰道,“我信就是了,遇到你算是我倒霉,过了今晚,明日一早你我还是分道扬镳吧。”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看病怎么样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正规吗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评价怎么样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贵不贵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到底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