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州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1100辆青年奥运客车相继驶往北京

发布时间:2019-09-14 03:00:04 编辑:笔名

1100辆青年“奥运客车”相继驶往北京

12月3日,北京市安立路快速公交系统(BRT)用车采购项目公布中标结果,青年汽车集团在同黄海、宇通、中通等5家客车企业的竞争中一举胜出,中标全部100辆18米低地板铰接式城市客车,中标金额高达2亿元人民币。这批城市客车将于明年4月30日前交付使用,至此,青年汽车为北京奥运提供城市客车总量已达1100辆。单车价格200万人民币,比报价最低的客车企业整整高出35万元,但由北京市政府随机挑选出来的7名评标委员会成员还是一致把票投给了青年汽车。

从100辆到500辆,再从500辆到1100辆,为了能够顺利跻身奥运舞台,青年汽车集团董事局主席、总裁庞青年在公司接下第一笔奥运订单后,就把自己的时间调成了“奥运时间”。走在青年汽车的生产车间,诸如“体育健儿为国争光 青年汽车为奥运添彩”之类的标语随处可见。“2008年奥运会在北京召开,我们能为奥运造车,既是一种光荣,也是一种。” 青年汽车集团员工在这种朴素的语言感召下,从每一个细节做起,最终让“金华制造”驶向了北京。

副工段长朱黎明:“为了能按时交车,我每个月只休息一天。”

“这个螺栓喉箍点漆不过关,谁负责的?马上返工!”今年8月的一天,车间1号线底盘工段上负责螺栓喉箍点漆的工人刚上班就被副工段长“训”了一通,连忙抄起工具奔向停在工位上的公交车。这批车是奥组委向青年汽车追加订单的样车。“训人”的副工段长叫朱黎明,由于在“奥运用车”方面的工作比较出色,刚刚在今年4月从班长被提为副工段长。

身为副工段长,朱黎明要负责的事情很多。除了要检查整车的技术工艺流程,他还要负责生产线上的生产进度调度,以保证生产能顺利进行。“公交车不比旅游车,配件多、结构复杂,再加上北京方面对车辆工艺要求非常高,这让我感到压力非常大。”朱黎明坦陈“奥运公交”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但同时他也意识到,能为奥运造车,这是一种无上的光荣。公司开始造第一辆“奥运公交”的时候,车上的中冷气、水箱便是由他亲手装上去的。别小看这一小小的步骤,若是中冷气和水箱安装的角度和平衡度稍有差池,便会引起发动机散热不佳,进而导致发动机拉缸。这只是一辆公交车上千万个部件中的小小一件,但对当时的朱黎明来说,这就是奥运用车的全部。

去年5月,朱黎明的孩子出生了。为了照顾妻子,他每个月抽出一天时间在家陪她。即使是在家休息,他的也是响个不停,他笑称自己的都快成“奥运专线”了。

当上副工段长后,朱黎明更忙了。他每天早上8时上班,晚上9时下班,陪在老婆和孩子身边的时间更少了,不过他并不怕将来孩子会怨他。“等孩子长大了,我可以很骄傲地告诉他,2008北京奥运会的时候,运动员们坐的公交车上,有一个零件是我亲手装上去的。”朱黎明说。

公交车室主任王勇涛:“为奥运改造多功能区,我们单车成本增加1万元。”

看过青年汽车为北京奥运专门设计的“绿色大巴”的人,都会被车上的多功能区吸引,残疾人踏板、残疾人轮椅停放固定装置,车上甚至还有为运动员专门设计的行李架。“一般的公交车上根本见不到这些装置,这些都是我们专门为奥运准备的,仅此一项,每辆车的成本就要增加1万余元。”青年汽车客车研究所公交车室主任王勇涛说。

青年汽车在业内是以节能减耗着称的,其技术研发人员更是绞尽脑汁,通过各种技术改进,为客户降低使用成本。但这一次为了服务奥运,车子的成本不降反升。对此,青年汽车集团董事局主席庞青年这么认为:“我想为奥运会作一点贡献,除了把材料钱拿回来以外,其他的我都不想赚,只要保本就行。”

而青年汽车的技术人员却有着不同的看法。“虽然多功能区的成本增加了,但我们通过技术改进,又在其他方面节约了成本,所以总体来说,车辆成本并没有增加很多。”青年汽车集团公交车室副主任周盛明说。

在生产12米电瓶车的时候,有车间工人向周盛明反映,电瓶装在座椅下面很不美观,而且电瓶携带高压,这样也存在安全隐患。他对此非常重视,带着公交车室的一帮同事画了好几天图纸,然后经过多次试验,终于将电瓶从座椅底下挪到了车子尾部。由于电瓶更接近发动机,两者之间的电缆也就缩短了许多,这种电缆的成本很高,100多元一米,经过改造,车子美观了,又节约了成本。类似的改进还有很多,拿多功能区来说,考虑到残疾人专用位平时使用不多,周盛明在那里加装了折叠座椅,既增加了座位,又不影响残疾人位的使用。“既然是奥运用车,当然就要有一些专门为奥运设计的东西,但同时要兼顾车子的大众性和实用性,这是我们设计和改进车子的最根本原则。”

客车内外饰主管何榴珍:“玻璃可以有瑕疵,青年‘奥运客车’不能有瑕疵。”

在青年汽车客车制造公司,车间工人都有些“怕”那群穿红色制服的人。他们会出现在生产线上的任何一个工位,然后一个劲地“挑毛病”,只要某一个环节没到位,他们的“火眼金睛”马上就能找出不合格的地方,要求工人返工。他们就是青年汽车的质检员。

何榴珍是青年汽车集团客车内外饰主管,5年来,她已经记不起自己究竟查处了多少起因质量不合格而要求工人返工的事情,但她能肯定的是,公司对奥运公交的质量控制已经达到了近乎“苛刻”的地步。

去年8月初,10辆12米满足欧Ⅳ排放公交车样车下线,公司质检部对这批车进行第一次验收评审。检查到左右侧窗的时候,逆着灯光的何榴珍一愣,玻璃上怎么有这么多细小的污点?她伸手去抹了抹,当她的手一接触到玻璃,她马上就明白了,这那里是什么污点,根本就是玻璃上的瑕疵,这些瑕疵在顺光的时候一点都看不出来,也不影响车辆正常使用,但凭着一个质检员的感和直觉,何榴珍把问题上报给了领导。这个问题马上引起了客车公司总经理郭爱宏的重视,他召集制造、技术、质检等部门负责人开了现场会,最后作出决定,10辆车共计60块有瑕疵的玻璃全部换掉重装。

10辆车,60块玻璃,返工量非常巨大,第二天就是客户约定的交车日期,时间非常紧迫。车间生产进度原本就紧张,于是车间工段长开始有意见了:“这是玻璃生产厂家的,而且这一点点瑕疵完全不影响任何使用。”

“青年汽车是高档车的代表,外观上也绝不能有一点瑕疵。”质检部经理汪伟最终坚持让工人们连夜更换了玻璃。

一个月后,北京方面完成了对样车的评估。评估意见是:样车没有任何问题,可按样车实施量产。

西北片区经理胡建中:“客户的需求必须千方百计予以满足。”

“售后服务部的精兵强将大半都被我派到北京去了。”青年汽车集团售后服务总监李在平一谈起奥运用车就特别来劲。为了让北京方面无后顾无忧,集团售后服务部专门组织了20多名技术人员常驻北京,负责对这批公交车的日常保养和维护等工作。

去年4月,由技术、制造、质检、售后等部门人员组成的售后服务队一行共40余人浩浩荡荡赶赴北京,对北京公交集团正在运行的500多辆青年公交车进行全面维护。由于维护时间都是公交车的正常运营时间,每辆车留给技术人员的时间只有短短的5到10分钟。爬车底、调仓门、改后风道,所有维护正常完成,500多辆班车,没有一辆因此延误。这让北京西王庄的工作人员赞不绝口:“青年汽车集团的小伙子们挺能干的,技术也不错,牛!”这40多个人,在北京一待就是一个多月。

胡建中是公司西北片区经理,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北京。一天凌晨,北京公交方面急需使用一台电焊机,打向胡建中求助。胡建中抬表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凌晨1时了,上那去找电焊机?但客户的需求必须千方百计予以满足,这是公司售后服务的基本原则。他赶紧给熟识的修理厂打,十几个下来,终于借到了一台电焊机。但问题又来了,电焊机是有了,没有电线也是白搭。附近卖电线的店早就关门了,胡建中开着车子绕了一大圈,从一家角落里的小店抱回了一捆电线。最终,他把电焊机和电线送到了公交公司,确保了首班车准时发送。

“在中国举办奥运会,一定要有我们自己品牌的车。”庞青年的这番曾被认为是“说大话”的宣言如今正成为现实。随着明年北京奥运会的临近,代表“金华制造”水平的青年汽车也将会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

(值班:吴奇)


微店店长版
微信小程序平台开发
新行业小程序